萨满请神人

萨满请神人

萨满请神人

时间:2019-10-14 15:53:40 分类:风水秘术 作者: 清风无欲 主角:张秀郎葛二虎 来源:据点

萨满请神人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,作者 清风无欲文笔细腻,文字功底强大,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,想要知道张秀郎葛二虎结局的朋友,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萨满请神人结局吧。 人人都说:“请神容易送神难”。而我是一名职业请神人

风水秘术

《萨满请神人》精彩试读

张秀郎家有个祖业,这个祖业也不是什么特别的祖业,就是养狗。 从中国还有皇帝的那个年代,张秀郎家养的狗就已经声名远扬了,朝廷上的达官贵人都慕名而来,基本上大半个朝堂上的大臣的狗都是从张秀郎家买来的。 张秀郎家养的狗一直都很受人欢迎,因为喂养的方式特别,张秀郎家的狗个个都很强壮,智商奇高,听得懂人话,所以对主人的忠诚度相当的高。 最让人啧啧称奇的是,张秀郎家养的狗还有一种独特的能力,它们可以辟邪。 “族狗,以生肉啖之,以符水浸泡十日,凭此法养成之狗,可驱邪避鬼;若取其毛发,以此入药,可治百病;若使其殉葬,至冥府,可走康庄之道,下世可入官宦显贵之家。”这是记载在张秀郎家流传下来的祖书上的一段话。 京城里上至朝臣,下至百姓,都对张秀郎祖上养的狗这种功效深信不疑,就算是再没钱的人家,也日思夜想,希望能够凑钱买上一只张秀郎家的狗。 后来到了张秀郎的太姥爷张民才那一辈更是这样,张民才养的狗不仅有中国内地的,还引进了国外的品种,使其杂交。这样一来,狗的模样有了变化,人们挑选的种类多了起来,受众面也就更广了,甚至导致了张民才养的狗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。 渐渐的,如果人们想要买张民才的狗,只能预定才有可能买得到,不过大多数时候即使预定了也不一定会买得到,虽然张民才养的狗有很大的市场,但是狗的数量是有限的,所以张民才的狗已经可以说得上千金难求,就算有钱也很难买到了。 可是到了张秀郎的姥爷张家旗的那个时代,狗的品种和品质好像都有了很大幅度的下滑,其实从张秀郎太姥爷开始引进外犬来杂交的时候,这种情况就已经开始出现,张家旗也有些注意到了,但是一是被钱迷了眼,再加上变化也不是太严重,索性就没管。导致到了张秀郎姥爷接了祖业的时候,人们光是想把他家的狗养活就要花很多时间,而养出来的狗也没有以前那么优秀了,人们呢,也不再非张秀郎家的狗不买了。 而且张家旗那个年代基本上是一个动荡的年代,人们都忙着活命和逃生,惶惶不可终日,也没有多少人再有心思去养宠物了,张家旗的生意越做越不好,养狗非但没有挣钱,反而每天都在赔钱。 张家旗整日郁郁寡欢的,认为是自己败坏了祖宗的家业,没有把祖宗留下来的产业发扬光大,还差点把养狗这个事业砸在了自己手上。 虽然家里人都在劝张家旗放宽心,但是他自己好像就认准了这个死理,觉着是自己的问题。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了。 每天的自责让张家旗整个人都很抑郁,还尝试了几次自杀,但都被家人发现,没有成功,等到了张家旗晚年的时候,几乎没有什么人再买张家旗家里的狗了,狗也更难养活了,张家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再加上急火攻心,挺壮实的一个人就这么病倒了。 张家旗在床上躺了几年,养狗这件事更是荒废了下来,他干不了重活,更不可能去照顾 狗了,心理压力越来越大,身体上也是疾病缠身,最后郁郁而终了。张秀郎的妈妈张秀芝从小见自己的父亲这样,也对养狗产生了很深的恐惧,对狗这种动 物也产生了很大的抵触感,就直接放弃了继承家业这条路,把狗都给卖了。 而张秀郎更是不成器,在他刚上初中那年,才十三岁的他就好像已经认准了学习根本没有什么用处,跟家里人争执了一番之后,就愤愤的离开家要去外面打拼。 一晃儿,张秀郎已经有十八岁,成年了。因为继承了姥爷的牛脾气,在社会上奔波这五年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奋,认死理。 一直以来,张秀郎也没啥特大的机遇,这机遇不说,霉运倒是有那么一茬儿,再一次和别人打架斗殴的过程中,被几个人打破了脑袋,后面还是一个穿西服打领带,脖子上戴个大金链子的男人给救到了医院。 男人看张秀郎可怜,后来聊天无意间透露自己包了个工程。让他跟自己干。 就这样,张秀郎伤好了后,去了工地,作为啥技术工种都不是的张秀郎最后只能选择体力劳动,搬砖!这种体力活儿,年仅十八岁的张秀朗,也是完全能做得下来。 而且,张秀朗比同龄人都能吃苦,干起活儿来就像机器人似的,老九对张秀朗也是很重 视,没事儿还会给他买烟。 一晃就是一两个月,之前一直社会混的张秀朗身体倒壮实了不少,不过身上的肌肤却晒得黝黑了很多。 工地上的太阳很大,烤的张秀郎心里有一种烦闷的感觉,最后干脆不干活儿了,走到一个阴凉地方坐了下来。 坐在工棚下面,张秀朗开始抽烟,这一边抽烟,一边想事,心里越想越烦。 前面俩月,老九对张秀朗特别好,每次结工钱都会多出一些钱。可最近这一个礼拜,老九对他的态度好像有很大的转变,这是什么原因呢? “肯定是那个死胖子…”张秀朗把手中只抽了一半的烟狠狠的杵在一块砖头上面。 张秀朗口中这个胖子叫做葛二虎,新来的,还不到一个礼拜,这葛二虎擅长花言巧语,整天围绕着老九拍马屁,老九也很受用,总是被他的马屁拍得喜笑颜开。 抽了烟,张秀朗喉咙有些发干,打算去倒一杯白凉开喝,刚站起身,却听到身后有人叫他的名字。 “张秀朗,你他娘的又在偷懒?” 听到这声音,张秀朗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这不就是那死胖子葛二虎么? 葛二虎一米六的样子,整个脑袋上一根毛儿都没有,细皮嫩肉的,根本就不像是做苦力活的。 而且,他在工地上是出了名的好吃懒做,喜欢穿小鞋,一些胆子比较小的工人,都怕了葛二虎,不少年纪和张秀朗差不多的小年轻,干脆就对葛二虎唯命是从,任他做了老大。 前不久,葛二虎找过张秀朗一次,就是想要让张秀郎以后跟着他混,说白了就是立棍,这立棍也就是当老大的意思,他警告过张秀朗,只有听他的,才能在这工地上混下去。 “死胖子,你又想干嘛?”张秀朗看见胖子这逼样,心里怒气不打一出来,没有给好脸色。 “张秀朗,九哥给你工钱,你就在这里偷懒,你是不想做了吗?”葛二虎脸上堆着笑容,一双小眼睛被肥肉挤成了一条缝。 “我没有偷懒,我就是歇一口气!”张秀郎眼睛一翻,又说:“不是,你管得着吗?” “嘿嘿,我都看到了,你甭解释了,我这就去告诉九哥!”葛二虎笑眯眯的说道,说完,还转身假装去告状,走了两步,他又停下脚步,转身对张秀郎笑着道:“如果你以后听我的… “我听你娘个求…” 葛二虎的话没说完,张秀朗已经扑过去了,一阵拳打脚踢,把葛二虎给揍得鼻青脸肿。 打了葛二虎,张秀朗被老九狠狠的批了一顿,还给扣了半个月的工钱。虽然扣了工钱,但张秀朗心里痛快,早就看着葛二虎不爽了,现在教训了一番,他心情都好了很多。 从这件事情过后,老九各种找张秀朗的麻烦,张秀朗也知道自己做不下去了,但出去之后,又不知道做些啥。 这天晚上,张秀朗抽完一支烟,就要睡觉了,王强却从不远处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。强比张秀朗大不了几岁,个子不高,长相也不咋地,但是那一双杏眼是炯炯有神,像会说话一样。他是张秀郎刚来这个工地的时候第一个认识的朋友,两个人关系算得上铁。 王强跑到张秀郎面前,从兜里掏出一根烟递给了张秀郎,“老弟,我买了两瓶酒,咱喝两杯去?” 张秀郎烟瘾大,也喜欢喝酒,一听说有就喝,眼睛一亮,“走走走,喝两杯,这两天心里烦着呢!” 王强看着吊儿郎当的张秀郎,虽说有些自大,但是心眼儿不坏,张秀朗打葛二虎的事情,他也知道了,他很喜欢张秀朗这种牛脾气。 来到王强的公棚里面,一张草席,上面摆了两瓶冰冻的啤酒,还有一小包花生米。 张秀朗嘿嘿一笑,丢掉烟头,盘腿坐在草席上,抄起酒瓶子就“咕噜噜”的喝起来。 这一口气,张秀朗直接干了一半,王强坐在张秀朗的对面,喝了两口啤酒之后,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秀朗说道:“老弟,现在老九对你的态度,你怎么看?” 张秀朗抓了几颗花生米塞进嘴里,嚼了几下,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还能怎么看?估计是做不下去了,最近他们老以各种理由扣我工钱,就是想赶我走呗!” 王强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,似乎很满意张秀郎的这个答案,张秀朗看得一愣一愣的,自己和王强的关系也不差啊,现在都要流落街头了,这家伙还能笑得出来? 王强举起酒瓶和张秀朗碰了一下,灌了几口,酒水都顺着嘴角流到了脖子上。 放下酒瓶之后,王强叹息着说道:“老弟啊,你现在还年轻,这社会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,复杂的是人心,老九之前看重你,那是因为你做事勤快,认真,但这是不够的,人家葛二虎会拍马屁,能穿小鞋,就算你做得再好,他也能找各种借口给老九说你的不是,人心不古啊…” 张秀朗听得云里雾里,不过也大致听懂了王强的意思,大概就是自己做事死板,而葛二虎头脑灵活呗。 他一直坚信着一步一个脚印,只有用双手赚来的钱用得才踏实。 “老弟,废话我也啰嗦了,这次找你呢,是信得过你,哥这儿有个好项目,可以自己赚钱,做自己的事儿!”王强一边猫着腰往外面看了一眼,一边小声的说道。 “啥项目?赶紧说说…”张秀朗眼前一亮,连忙紧张的问道。 王强喝了一口酒之后,很严肃的和张秀朗说起了这个项目。 所谓的项目,其实是王强发现的一个赚钱的商机。 这个商机也就是王强二姨家的平房动迁,喊他去帮忙。 在帮忙的时候,王强看到那些拆迁户,离开之前都要扔掉很多东西,铜啊,铁啊,旧衣服,甚至连一些好的桌子,椅子都给扔掉了。 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王强嘿嘿一笑,又给张秀朗递了一支烟过去。 “你的意思是…我们倒腾这些旧东西?”张秀朗把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,不敢确信的看着王强。 王强笑而不语,拿出火柴给张秀朗点烟,张秀朗把香烟塞进嘴里,点着之后,深深的吸了一口。 这个项目,送好听点是倒腾二手物品,说的不好听就是收破烂儿,不过张秀朗压根儿不在乎这些,只要能赚钱就行。 说干就干,二人辞掉工地的工作,结了工钱,又去寻么了台二手电动三轮车。 在接下来,就是去王强二姨家里去,帮走了和没走的动迁户家里“打扫战场” 那个时候,铁还是挺贵的,铜就更不用说了。而动迁户们丢的旧衣服呢,值得捡的拿去街边或是夜市去卖,少说一件也得三五块,好一点的外套,能卖到二三十,甚至五十以上。 光是捡来的衣服,街边摆了一星期地摊就卖了不少钱,这可是白来的啊!而废铁什么的有些在人家扔的里捡捡,要么就是从拆迁户手里低价收上来,再转手卖掉,从中间赚取一个差价。别小瞧!有时能遇到马虎的人家,收到几件好点的东西,利润还是很可观的。 尝到了甜头,二人就一心一意的干起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事业来。 动迁那片收空了,他俩就研究着张秀郎负责去乡下回收废铁、废旧家电,而王强负责去联系卖家,卖掉这些东西。 两个人的生意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渐渐的做大了,也挣了一笔小钱。 张秀郎把这笔钱寄去了家里,希望可以稍微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,其实也是想通过寄钱来关心一下家里人,跟家里人表示自己在外面过得很好。

查看全部内容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小编点评

萨满请神人张秀郎葛二虎语言朴素,中心明确,构思合理,行文层次清楚,足以证明作者行云流水的文笔和恰到好处的剧情。

猜你喜欢

最新更新

您的位置 : 主页 > 小说库 > 恐怖小说 > 萨满请神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