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肠声里忆平生

断肠声里忆平生

断肠声里忆平生

时间:2019-10-14 09:50:35 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苏廿 主角:苏忆 来源:据点

断肠声里忆平生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,作者苏廿文笔细腻,文字功底强大,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,想要知道苏忆结局的朋友,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断肠声里忆平生结局吧。 她是苏忆,妹妹是她生活的全部意义。当意义不在,她彷徨失措、用寂寞书写生命。

现代言情

《断肠声里忆平生》精彩试读

南方的冬天总是来得猝不及防,夏季余热未消,转眼就一片萧条。浸骨的寒意把身体里的所有温暖都抽去,只留下一团一团散漫的冷塞在胸肺间,所有的思维、情感都被冻住。 每年的这个时候,我的左膝就会一阵一阵得钝痛。疼痛一点一点地腐蚀,钻透整块膝盖骨,每一次都几乎让我失去知觉,却一次又一次清醒地感知。 疼的时候,我总是不发出一点声响,咬着牙忍耐。不知道是不是亲姐妹之间真的心有灵犀,不管我表现地多么若无其事,念音都会发现。 我的妹妹苏念音,这个温柔善良的好姑娘,总是坐到我的腿边,一遍一遍用热毛巾敷着我的左膝。有时候一边揉一边轻轻往上面哈热气,有时候把温暖的脸贴在上面,不说话只是落泪。 “姐姐不疼。”我总这样告诉她。可她从不信。 其实,真的没那么疼了。再疼,也都习惯了。 像现在这样,念音坐在我脚边柔软厚实的毛绒地毯上,替我揉着膝盖,眼眶泛着红。 我身上是她硬给我盖上的厚毯子。客厅里暖气开得十足,我一点都不冷,无奈妹妹执意,我只默默流着汗。早上不过裤子穿得不够厚实出了门,偏偏大好晴天说变就变,一时阴风四起。南方湿气颇重,又受了寒,疼痛自然难免。 我想把妹妹从地上拉起来,她却固执地不肯动。无奈地叹一口气,我从沙发上坐到了她身边。 她终于抬起头,“姐,你饿不饿?我去做饭。”惶惶然抬眼,分明像一只红眼小兔子。 “我不饿。阿念,我们说说话吧。”我把她的脑袋揽到肩头,一下一下揉着她柔软的发顶。 她沉默了一会儿,含了小心翼翼的眼怯怯地看着我,终于开口,“姐,你恨过爸爸么?” 这是自从爸爸走后她第一次提起他。我知道她早就想问我,只是怕我的答案。 “不恨。”我闭上眼。 她听到我的话,松了一口气一样,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,却又紧张起来,“那妈妈呢?” 心脏清晰地跳动,一下一下,里面流淌着这两个赐予我生命的人的血。我没有说话,念音攥着我的手,咬着唇,我几乎担心她把唇咬破。然后她说,“姐姐,我只要有你就好了。没有妈妈也没有关系的。” 我把头贴着她的。我也这样想,有妹妹就够了,没有妈妈,没有爸爸,都没有关系。这么多年,没有他们我也一直活得很好。可是我知道,念音过得不好。 她年纪小的时候同我一起睡,常常在夜里啜泣,手奋力向上抓着什么,叫着“妈妈妈妈”。她是睡着的,却总缩成小小的一团,在梦里泣不成声,几乎哭得背过气去。我只能一遍一遍地在她耳边唱着《Do-re-mi》,轻轻拍着她的背,她才慢慢安静下来。现在她一个人睡,偶尔起夜去到她房间看看,她常常是皱着眉,翻来覆去睡不安稳,睫毛上垂着泪珠,抿紧了唇。 《Do-re-mi》这是妈妈最喜欢的一首歌,小念音还在襁褓里的时候,她常常唱。 “Doe,adeer,afemaledeer。Ray,adropofgoldensun……”她像全世界的母亲一样,带了温暖地能融了冰雪的笑容,整个人浸在无限的柔情里。 小小的妹妹听不懂,却也咧了嘴笑,露出还没长牙齿**的牙床,皱着鼻子笑得没了眼睛。“咯咯咯”的,好像要笑岔过气去。 暖气熏人,念音头一点一点地终于睡着。我把她放到地毯上,给她盖上毯子便起身去做饭,门铃却在这个时候响了。 门外,是风尘仆仆的顾平生。他礼貌地对我点头,侧身走了进来。他身上的寒气在进来的瞬间立即消散在温暖的空气里。 念音在门铃响起的时候就醒了,她迷迷糊糊地晃着脑袋坐起来,在看见顾平生的瞬间像只小鹿一样跳起来,欢快地叫着扑进他怀里。 “你不是说还要两天才能回来么?”念音把头埋在他胸前,语调软软,带着小女儿家的娇气。 “工作都办完就回来了。”顾平生答着,拍了拍念音的背。 我看不了人腻歪,走进厨房去准备晚餐。听见客厅里传来念音欢快的声音,也忍不住嘴角上扬。 断肠声里忆平生。刚听到顾平生的名字的时候,我只想起这样一句诗。他是爸爸的得意门生,法学博士。父亲那么多的门生,只有他和楚谦,在父亲离开后,还记得来照顾我们这一双孤儿。 那时候,妹妹正是高二,而我已经大二,在远离家乡的城市里读大学。妹妹需要人照顾,这个担子自然地落在了顾平生和楚谦身上。 他们真像是念音的亲哥哥。我在外上大学的两年多,是他们一直陪在念音身边。念音高考的时候,顾平生甚至抛开繁忙的课业,像那些疼爱儿女的父母一样,在考场外等着念音考试结束。 我真以为顾平生不过是替他的恩师照顾我们。当我毕业那年回家的时候,念音拉着他的手来机场接我的时候,我才恍然。我最最亲爱的妹妹,除了我以外,终于有了另一个放在心尖上的人。 夜是漆黑漆黑的,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。外面的路灯不知何时又坏了,空调呼呼地释放着暖气,吃了药,我躺在厚实的被窝里酝酿睡意。 我听到隔壁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,然后是熟悉的踮着脚小心翼翼的声音,之后我的房间门被打开,又被轻手轻脚地关上。苏念音,终于掀开我的被子,钻了进来。不由分说地就抱住我,拿她温暖的脚丫一下一下搓着我冰冷的脚背。 “姐姐,你还没睡啊。”她埋着头声音闷闷的。 “嗯。怎么了?”我看不清她的表情。 “我有些头疼,睡不着。”她叹了声气。 我忍不住被她逗笑了。准是白天睡多了睡不着,还要编头疼的理由,“我还以为你是怕我冷,来给我捂捂。”我假装失望。 “我就是怕你冷,才来的。”她抓着我的手就要哈气。 “别,手够热了。乖乖睡觉吧。”我有些困,大约是药效上来了。 小念音不依不饶,“楚谦哥哥好久没来了。” “嗯,有几天了。”我转过身背对着她。 “他以前两三天就来一次!”小念音提高音量。 “嗯。” “姐姐,你都不关心吗。”念音抓着我的肩膀,硬是把我掰回来面对她。 “别闹了……”我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。 “他不来,你可以给他打电话叫他来啊。”小丫头气势汹汹。 “嗯……”我敷衍着。 “姐姐!” “……” “你不打电话……”耳边念音还在絮絮说着什么。意识模糊,我抵不住睡意沉沉入梦。

查看全部内容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小编点评

断肠声里忆平生阅读资源(苏忆) 推荐给想看让断肠声里忆平生阅读的朋友,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!人物性格饱满,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,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!

猜你喜欢

最新更新

您的位置 : 主页 > 小说库 > 恐怖小说 > 断肠声里忆平生